本院资讯
高勒毛都2号墓地调查记(二)
发布人:牛维 发布日期:2020-06-11 浏览次数:259 次

 

蒙古国后杭爱省高勒毛都2号墓地于2001年夏季被当地牧民首先发现。2001年7月,蒙古与美国联合考古队对该墓地并进行了调查并进行测绘。此次调查共计发现不同形制墓葬433座,其中包括甲字形墓葬98座、圆形积石陪葬墓250座,独立圆形积石墓85座。2017-2018年,作为中蒙联合考古项目“古代北方游牧民族学问研究”的工作内容之一,中蒙联合考古队对该墓地进行了再次调查和测绘,对该墓地的墓葬种类、数量等有了新的认识。

 

03
匈奴墓葬解读误区

俄罗斯和蒙古学者最早对这种甲字形积石墓开展发掘和研究,并且在不同著述中都将这种形制的墓葬称为匈奴贵族墓葬或者王室墓葬,圆形积石墓则都被作为平民墓葬。目前所见中文论著中大都遵从类似观点。然而最大的甲字形墓葬墓室面积达2000余平方米(高勒毛都2号墓地的M1),最小者墓室不到30平方米,规模差别达几十倍,两者之间显然存在差异。据此德国学者Ursula Brosseder对这种分类提出疑问,她认为甲字形墓葬无论是在规模还是随葬品种类上都存在显著差异,除了类似高勒毛都1号墓地的M1、M20等大型墓葬之外,把那些规模较小的甲字形墓葬都称为匈奴贵族墓显然是不科学的。国内有学者也意识到这个问题,因此将甲字形墓葬统称为“匈奴大型墓葬”而不是贵族墓葬。然而从这类墓葬内部规模所存在的巨大差异看,把它们都称为大型墓葬也是欠妥的。圆形积石墓葬中也有规模较大且出土金银器和铜器的情况。例如2010年在蒙古国科布多省发现的一座未遭盗扰的圆形积石墓,地表石堆直径7米,出土有汉代的铜锺、草原风格的铜鍑,以及马器、兵器等,发掘者认为墓主属于匈奴贵族。虽然2号墓地的独立圆形积石墓未曾开展发掘,其它地区发掘结果表明它们也未必就一定就属于平民墓葬。如2号墓地所见直径达28米的独立圆形积石墓规模要远超小型甲字形墓,其墓主显然也不能简单的被排除在贵族群体之外。鉴于上述情况,咱们认为将甲字形积石墓称为“匈奴贵族墓”或者“匈奴大型墓葬”,以及将独立圆形积石墓都称之为匈奴平民墓葬,都是由于现有发掘资料的局限性而造成的误区。在相关学术表述中,最好是直接表述墓葬形制特征,避免用“匈奴贵族墓”或者“匈奴大型墓葬”这样具有主观色彩的名称,以免为其他研究者造成误导。



高勒毛都1号墓地61号墓(最大的甲字形墓之一)

 


2号墓地远景

 


航拍高勒毛都2号墓地局部

 


2号墓地M189(中型甲字形墓)



高勒毛都2号墓地M10(最小的甲字形墓之一)

 

 

04
墓葬盗扰情况

 

    高勒毛都2号墓地的甲字形墓葬墓室顶部一般在正中部位置都有一个大小不等的凹坑,直径最大者可达5米左右,最深可达1.5米,可能都是盗扰形成。圆形积石墓葬,无论是陪葬墓还是独立墓葬,石堆中部也都有明显的因扰动形成的凹坑。M1和M189的发掘情况证实,针对主墓葬和陪葬墓的盗扰活动确实发生过。该墓地上500多座各类型墓葬在地表上都可以观察到不同程度的扰动现象,说明盗扰活动的规模很大,很可能是有组织的活动。从发掘观察到的迹象,以及被盗墓葬的数量和规模看,相关盗扰活动很可能是有组织的大规模报复性活动,并非是以盗掘随葬品为目标的一般小规模盗墓活动。但是关于盗扰活动发生的具体年代目前尚未有详细研究。《汉书.匈奴传》和《后汉书.乌桓鲜卑列传》都记载有汉昭帝(公元前97-74年)时乌桓为报复匈奴而“发先单于冢”之事,这场盗墓活动显然发生在此之前,可能在公元前1世纪早期或者更早。目前已经发掘的甲字形墓葬30多个测年结果都集中于公元前1世纪到公元1世纪之间,学者倾向于认为这些都是自公元前119年卫青、霍去病大败匈奴,匈奴迁往大漠以北之后的贵族墓葬。乌桓的盗墓活动与这些墓葬年代之间有一定重合,因此不能排除这些墓葬曾遭乌桓大规模破坏的可能性。另外,根据中国学者对蒙古国中戈壁省发现的汉代摩崖石刻的解读,东汉永元元年(公元89年)窦宪率领军队征伐匈奴的过程中,可能也对匈奴贵族墓地实施了一些破坏活动。因此,历史上发生的针对匈奴贵族墓地的盗扰活动可能不止一次。具体到高勒毛都2号墓地,考虑到墓地的规模和可能的延续时间,也可能曾遭受多次破坏。



墓地所见现代盗洞

 


高勒毛都1号墓地61号墓葬顶部陷坑

 

 

05
小结


      本次对高勒毛都2号墓地的调查结果表明,虽然该墓地的面积在蒙古国同类型墓地中位于第三,但是各类墓葬总数最多,分布最为密集,应该是目前为止蒙古国境内规模最大的匈奴墓地。墓地的学问内涵丰富,包括有目前所见规模最大和最小的甲字形积石墓,以及不同规模的独立圆形积石墓及陪葬墓,是研究匈奴社会分化情况、匈奴与汉王朝的交流,以及匈奴不同阶层丧葬制度的重要材料。分别位于哈努伊河流域和呼努伊河流域的两处高勒毛都墓地直线距离60公里,从墓葬数量上看是蒙古境内规模最大的两处匈奴墓地。两地的自然环境十分相似:都是东西南三面环山背面开阔临河,墓葬位于北低南高的稀疏松树林中,因此两地的小地名都叫高勒毛都。这说明匈奴大型墓地的选择对地理环境是有所考虑的。至于为何在这一相对较小的范围内同时出现两处大型墓地,并且明显都葬有高等级贵族,值得做进一步探索。同时需要注意的是,1号墓地虽然甲字形墓葬数量要多于2号墓地,但前者最大规模的墓葬明显小于2号墓地M1。这两处墓地是否存在等级上的差异,也值得进一步探索。

 


1号墓地20号墓葬的墓道墙



1号墓地20号墓葬回填后地标碑

 


中蒙考古队员营地

 


墓地上的马群

(编辑|周立刚   审核|刘海旺)

 

分享到:0
版权所有:免费注册送59元体验金  办公室电话:0371-66322065 电子邮箱:hnskgy@163.com   邮政编码:450000   通讯地址:河南省郑州市管城回族区陇海北三街9号 河南省学问厅扫黑除恶举报电话:12318
Copyright © www.shiki-fudous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4004439-2号

豫公网安备 41010402002288号

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
Baidu
sogou